當前位置:首頁>名言詩句>菜根譚·概論 名句>正文

己之困辱宜忍,而在人則不可忍。

出自洪應明的《菜根譚·概論

  君子之心事,天青日白,不可使人不知;君子之才華,玉韞珠藏,不可使人易知。

  耳中常聞逆耳之言,心中常有拂心之事,才是進德修行的砥石。若言言悅耳,事事快心,便把此生埋在鴆毒中矣。

  疾風怒雨,禽鳥戚戚;霽月光風,草木欣欣,可見天地不可一日無和氣,人心不可一日無喜神。

  醲肥辛甘非真味,真味只是淡;神奇卓異非至人,至人只是常。

  夜深人靜獨坐觀心;始知妄窮而真獨露,每于此中得大機趣;既覺真現而妄難逃,又于此中得大慚忸。

  恩里由來生害,故快意時須早回頭;敗后或反成功,故拂心處切莫放手。

  藜口莧腸者,多冰清玉潔;袞衣玉食者,甘婢膝奴顏。蓋志以淡泊明,而節從肥甘喪矣。

  面前的田地要放得寬,使人無不平之嘆;身后的惠澤要流得長,使人有不匱之思。

  路徑窄處留一步,與人行;滋味濃的減三分,讓人嗜。此是涉世一極樂法。

  作人無甚高遠的事業,擺脫得俗情便入名流;為學無甚增益的工夫,減除得物累便臻圣境。

  寵利毋居人前,德業毋落人后,受享毋逾分外,修持毋減分中。

  處世讓一步為高,退步即進步的張本;待人寬一分是福,利人實利己的根基。

  蓋世的功勞,當不得一個矜字;彌天的罪過,當不得一個悔字。

  完名美節,不宜獨任,分些與人,可以遠害全身;辱行污名,不宜全推,引些歸己,可以韜光養德。

  事事要留個有余不盡的意思,便造物不能忌我,鬼神不能損我。若業必求滿,功必求盈者,不生內變,必招外憂。

  家庭有個真佛,日用有種真道,人能誠心和氣、愉色婉言,使父母兄弟間形體萬倍也。

  攻人之惡毋太嚴,要思其堪受;教人以善毋過高,當使其可從。

  糞蟲至穢變為蟬,而飲露于秋風;腐草無光化為熒,而耀采于夏月。故知潔常自污出,明每從暗生也。

  矜高倨傲,無非客氣降伏得,客氣下而后正氣伸;情欲意識,盡屬妄心消殺得,妄心盡而后真心現。

  飽后思味,,則濃淡之境都消;色后思淫,則男女之見盡絕。故人當以事后之悔,悟破臨事之癡迷,則性定而動無不正。

  居軒冕之中,不可無山林的氣味;處林泉之下,須要懷廊廟的經綸。處世不必邀功,無過便是功;與人不要感德,無怨便是德。

  憂勤是美德,太苦則無以適性怡情;淡泊是高風,太枯則無以濟人利物。

  事窮勢蹙之人,當原其初心;功成行滿之士,要觀其末路。

  富貴家宜寬厚而反忌克,是富貴而貧賤,其行如何能享?聰明人宜斂藏而反炫耀,是聰明而愚懵,其病如何不??!

  人情反復,世路崎嶇。行不去,須知退一步之法;行得去,務加讓三分之功。

  待小人不難于嚴,而難于不惡;待君子不難于恭,而難于有禮。

  寧守渾噩而黜聰明,留些正氣還天地;寧謝紛華而甘淡泊,遺個清名在乾坤。

  降魔者先降其心,心伏則群魔退聽;馭橫者先馭其氣,氣平則外橫不侵。

  養弟子如養閨女,最要嚴出入,謹交游。若一接近匪人,是清凈田中下一不凈的種子,便終身難植嘉苗矣。

  欲路上事,毋樂其便而姑為染指,一染指便深入萬仞;理路上事,毋憚其難而稍為退步,一退步便遠隔千山。

  念頭濃者自待厚,待人亦厚,處處皆厚;念頭淡者自待薄,待人亦薄,事事皆薄。故君子居常嗜好,不可太濃艷,亦不宜太枯寂。

  彼富我仁,彼爵我義,君子故不為君相所牢籠;人定勝天,志壹動氣,君子亦不受造化之陶鑄。

  立身不高一步立,如塵里振衣、泥中濯足,如何超達?處世不退一步處,如飛蛾投燭、羝羊觸藩,如何安樂?

  學者要收拾精神并歸一處。如修德而留意于事功名譽,必無實詣;讀書而寄興于吟詠風雅,定不深心。

  人人有個大慈悲,維摩屠劊無二心也;處處有種真趣味,金屋茅檐非兩地也。只是欲閉情封,當面錯過,便咫尺千里矣。

  進德修行,要個木石的念頭,若一有欣羨便趨欲境;濟世經邦,要段云水的趣味,若一有貪著便墮危機。

  肝受病則目不能視,腎受病則耳不能聽。病受于人所不見,必發于人所共見。故君子欲無得罪于昭昭,先無得罪于冥冥。

  福莫福于少事,禍莫禍于多心。惟苦事者方知少事之為福;惟平心者始知多心之為禍。

  處治世宜方,處亂世當圓,處叔季之世當方圓并用。待善人宜寬,待惡人當嚴,待庸眾之人宜寬嚴互存。

  我有功于人不可念,而過則不可不念;人有恩于我不可忘,而怨則不可不忘。

  心地干凈,方可讀書學古。不然,見一善行,竊以濟私;聞一善言,假以覆短。是又藉寇兵而濟盜糧矣。

  奢者富而不足,何如儉者貧而有余。能者勞而俯怨,何如拙者逸而全真。

  讀書不見圣賢,如鉛槧傭。居官不愛子民,如衣冠盜。講學不尚躬行,如口頭禪。立業不思種德。如眼前花。

  人心有部真文章,都被殘編斷簡封固了;有部真鼓吹,都被妖歌艷舞湮沒了。學者須掃除外物直覓本來,才有個真受用??嘈闹谐5脨傂闹?;得意時便生失意之悲。

  富貴名譽自道德來者,如山林中花,自是舒徐。繁衍自功業來者,如盆檻中花,便有遷徙廢興。若以權力得者,其根不植,其萎可立而待矣。

  棲守道德者,寂寞一時;依阿權勢者,凄涼萬古。達人觀物外之物,思身后之身,寧受一時之寂寞,毋取萬古之凄涼。

  春至時和,花尚鋪一段好色,鳥且囀幾句好音。士君子幸列頭角,復遇溫飽,不思立好言、行好事,雖是在世百年,恰似未生一日。

  學者有段兢業的心思,又要有段瀟灑的趣味。若一味斂束清苦,是有秋殺無春生,何以發育萬物?

  真廉無廉名,立名者正所以為貪;大巧無巧術,用術者乃所以為拙。

  心體光明,暗室中有青天;念頭暗昧,白日下有厲鬼。

  人知名位為樂,不知無名無位之樂為最真;人知饑寒為憂,不知不饑不寒之憂為更甚。

  為惡而畏人知,惡中猶有善路;為善而急人知,善處即是惡根。

  天之機緘不測,抑而伸、伸而抑,皆是播弄英雄、顛倒豪杰處。君子只是逆來順受、居安思危,天亦無所用其伎倆矣。

  福不可邀,養喜神以為招福之本;禍不可避,去殺機以為遠禍之方。

  十語九中未必稱奇,一語不中,則愆尤駢集;十謀九成未必歸功,一謀不成則訾議叢興。君子所以寧默毋躁、寧拙毋巧。

  天地之氣,暖則生,寒則殺。故性氣清冷者,受享亦涼薄。惟氣和暖心之人,其福亦厚,其澤亦長。

  天理路上甚寬,稍游心胸中,使覺廣大宏朗;人欲路上甚窄,才寄跡眼前,俱是荊棘泥涂。

  一苦一樂相磨練,練極而成福者,其福始久﹕一疑一信相參勘,勘極而成知者,其知始真。

  地之穢者多生物,水之清者常無魚,故君子當存含垢納污之量,不可持好潔獨行之操。

  泛駕之馬可就馳驅,躍冶之金終歸型范。只一優游不振,便終身無個進步。白沙云﹕"為人多病未足羞,一生無病是吾憂。"真確實之論也。

  人只一念貪私,便銷剛為柔,塞智為昏,變恩為慘,染潔為污,壞了一生人品。故古人以不貪為寶,所以度越一世。

  耳目見聞為外賊,情欲意識為內賊,只是主人公惺惺不昧,獨坐中堂,賊便化為家人矣。

  圖未就之功,不如保已成之業;悔既往之失,亦要防將來之非。

  氣象要高曠,而不可疏狂。心思要縝緘,而不可瑣屑。趣味要沖淡,而不可偏枯。操守要嚴明,而不可激烈。

  風來疏竹,風過而竹不留聲;雁度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。故君子事來而心始現,事去而心隨空。

  清能有容,仁能善斷,明不傷察,直不過矯,是謂蜜餞不甜、海味不咸,才是懿德。

  貧家凈掃地,貧女凈梳頭。景色雖不艷麗,氣度自是風雅。士君子當窮愁寥落,奈何輒自廢弛哉!

  閑中不放過,忙中有受用。靜中不落空,動中有受用。暗中不欺隱,明中有受用。

  念頭起處,才覺向欲路上去,便挽從理路上來。一起便覺,一覺便轉,此是轉禍為福、起死回生的關頭,切莫當面錯過。

  天薄我以福,吾厚吾德以迓之;天勞我以形,吾逸吾心以補之;天扼我以遇,吾亨吾道以通之。天且奈我何哉!

  真士無心邀福,天即就無心處牖其衷;險人著意避禍,天即就著意中奪其魂??梢娞熘畽C權最神,人之智巧何益!

  聲妓晚景從良,一世之煙花無礙;貞婦白頭失守,半生之清苦俱非。語云﹕"看人只看后半截",真名言也。

  平民肯種德施惠,便是無位的卿相;仕夫徒貪權市寵,竟成有爵的乞人。

  問祖宗之德澤,吾身所享者,是當念其積累之難;問子孫之福祉,吾身所貽者,是要思其傾覆之易。

  君子而詐善,無異小人之肆惡;君子而改節,不若小人之自新。

  家人有過不宜暴揚,不宜輕棄。此事難言,借他事而隱諷之。今日不悟,俟來日正警之。如春風之解凍、和氣之消冰,才是家庭的型范。

  此心??吹脠A滿,天下自無缺陷之世界;此心常放得寬平,天下自無險側之人情。

  淡薄之士,必為濃艷者所疑;檢飭之人,多為放肆者所忌。君子處此固不可少變其操履,亦不可太露其鋒芒。

  居逆境中,周身皆針砭藥石,砥節礪行而不覺;處順境內,眼前盡兵刃戈矛,銷膏靡骨而不知。

  生長富貴叢中的,嗜欲如猛火、權勢似烈焰。若不帶些清冷氣味,其火焰不至焚人,必將自焚。

  人心一真,便霜可飛、城可隕、金石可貫。若偽妄之人,形骸徒具,真宰已亡。對人則面目可憎,獨居則形影自愧。

  文章做到極處,無有他奇,只是恰好;人品做到極處,無有他異,只是本然。

  以幻跡言,無論功名富貴,即肢體亦屬委;以真境言,無論父母兄弟,即萬物皆吾一體。人能看得破,認得真,才可以任天下之負擔,亦可脫世間之韁鎖。

  爽口之味,皆爛腸腐骨之藥,五分便無殃;快心之事,悉敗身散德之媒,五分便無悔。

  不責人小過,不發人陰私,不念人舊惡,三者可以養德,亦可以遠害。

  天地有萬古,此身不再得;人生只百年,此日最易過。幸生其間者,不可不知有生之樂,亦不可不懷虛生之憂。

  老來疾病都是壯時招得;衰時罪孽都是盛時作得。故持盈履滿,君子尤兢兢焉。

  市私恩不如扶公議,結新知不如敦舊好,立榮名不如種陰得,尚奇節不如謹庸行。

  公平正論不可犯手,一犯手則遺羞萬世;權門私竇不可著腳,一著腳則玷污終身。

  曲意而使人喜,不若直節而使人忌;無善而致人譽,不如無惡而致人毀。

  處父兄骨肉之變,宜從容不宜激烈;遇朋友交游之失,宜剴切不宜優游。

  小處不滲漏,暗處不欺隱,末路不怠荒,才是真正英雄。

  驚奇喜異者,終無遠大之識;苦節獨行者,要有恒久之操。

  當怒火欲水正騰沸時,明明知得,又明明犯著。知得是誰,犯著又是誰。此處能猛然轉念,邪魔便為知真君子矣。

  毋偏信而為奸所欺,毋自任而為氣所使,毋以己之長而形人之短,毋因己之拙而忌人之能。

  人之短處,要曲為彌縫,如暴而揚之,是以短攻短;人有頑的,要善為化誨,如忿而嫉之,是以頑濟頑。

  遇沉沉不語之士,且莫輸心;見悻悻自好之人,應須防口。

  念頭昏散處,要知提醒;念頭吃緊時,要知放下。不然恐去昏昏之病,又來憧憧之擾矣。

  霽日青天,倏變為迅雷震電;疾風怒雨,倏轉為朗月晴空。氣機何嘗一毫凝滯,太虛何嘗一毫障蔽,人之心體亦當如是。

  勝私制欲之功,有曰識不早、力不易者,有曰識得破、忍不過者。蓋識是一顆照魔的明珠,力是一把斬魔的慧劍,兩不可少也。

  橫逆困窮,是煅煉豪杰的一副爐錘。能受其煅煉者,則身心交益;不受其煅煉者,則身心交損。

  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,此戒疏于慮者。寧受人之欺,毋逆人之詐,此警傷于察者。二語并存,精明渾厚矣。

  毋因群疑而阻獨見,毋任己意而廢人言,毋私不惠而傷大體,毋借公論以快私情。

  善人未能急親,不宜預揚,恐來讒譖之奸;惡人未能輕去,不宜先發,恐招媒孽之禍。

  青天白日的節義,自暗室屋漏中培來;旋乾轉坤的經綸,從臨深履薄中操出。

  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,縱做到極處,俱是合當如是,著不得一毫感激的念頭。如施者任德,受者懷恩,便是路人,便成市道矣。

  炎涼之態,富貴更甚于貧賤;妒忌之心,骨肉尤狠于外人。此處若不當以冷腸,御以平氣,鮮不日坐煩惱障中矣。

  功過不宜少混,混則人懷惰隳之心;恩仇不可太明,明則人起攜貳之志。

  惡忌陰,善忌陽,故惡之顯者禍淺,而隱者禍深。善之顯者功小,而隱者功大。

  德者才之主,才者德之奴。有才無德,如家無主而奴用事矣,幾何不魍魎猖狂。

  鋤奸杜幸,要放他一條去路。若使之一無所容,便如塞鼠穴者,一切去路都塞盡,則一切好物都咬破矣。

  士君子不能濟物者,遇人癡迷處,出一言提醒之,遇人急難處,出一言解救之,亦是無量功德矣。

  處己者觸事皆成藥石,尤人者動念即是戈矛,一以辟眾善之路,一以浚諸惡之源,相去霄壤矣。

  事業文章隨身銷毀,而精神萬古如新;功名富貴逐世轉移,而氣節千載一時。群信不以彼易此也。

  魚網之設,鴻則罹其中;螳螂之貪,雀又乘其后。機里藏機變外生變,智巧何足恃哉。

  作人無一點真懇的念頭,便成個花子,事事皆虛;涉世無一段圓活的機趣,便是個木人,處處有礙。

  事有急之不白者,寬之或自明,毋躁急以速其忿;人有切之不從者,縱之或自化,毋操切以益其頑。

  節義傲青云,文章高白雪,若不以德性陶镕之,終為血氣之私、技能之末。

  謝事當謝于正盛之時,居身宜居于獨后之地,謹德須謹于至微之事,施恩務施于不報之人。

  德者事業之基,未有基不固而棟宇堅久者;心者修裔之根,未有根不植而枝葉榮茂者。

  道是一件公眾的物事,當隨人而接引;學是一個尋常的家飯,當隨事而警惕。

  念頭寬厚的,如春風煦育,萬物遭之而生;念頭忌克的,如朔雪陰凝,萬物遭之而死。

  勤者敏于德義,而世人借勤以濟其貪;儉者淡于貨利,而世人假儉以飾其吝。君子持身之符,反為小人營私之具矣,惜哉!

  人之過誤宜恕,而在己則不可??;己之困辱宜忍,而在人則不可忍。

  恩宜自淡而濃,先濃后淡者人忘其惠;威宜自嚴而寬,先寬后嚴者人怨其酷。

  士君子處權門要路,操履要嚴明,心氣要和易。毋少隨而近腥膻之黨,亦毋過激而犯蜂蠆之毒。

  遇欺詐的人,以誠心感動之;遇暴戾的人,以和氣熏蒸之;遇傾邪私曲的人,以名義氣節激勵之。天下無不入我陶熔中矣。

  一念慈祥,可以醞釀兩間和氣;寸心潔白,可以昭垂百代清芬。

  陰謀怪習、異行奇能,俱是涉世的禍胎。只一個庸德庸行,便可以完混沌而招和平。

  語云﹕"登山耐險路,踏雪耐危橋"。一耐字極有意味。如傾險之人情、坎坷之世道,若不得一耐字撐持過去,幾何不墜入榛莽坑塹哉!

  夸逞功業炫耀文章,皆是靠外物做人。不知心體瑩然,本來不失,即無寸功只字,亦自有堂堂正正做人處。

  不昧己心,不拂人情,不竭物力,三者可以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子孫造福。

  居官有二語曰﹕"惟公則生明,惟廉則生威"。居家有二語曰﹕"惟恕則平情,惟儉則足用"。

  處富貴之地,要知貧賤的痛癢;當少壯之時,須念衰老的辛酸。

  持身不可太皎潔,一切污辱垢穢要茹納的;與人不可太分明,一切善惡賢愚要包容的。

  休與小人仇讎,小人自有對頭;休向君子諂媚,君子原無私惠。

  磨礪當如百煉之金,急就者非邃養施為宜。似千鈞之弩,輕發者無宏功。

  建功立業者,多虛圓之士;僨事失機者,必執拗之人。

  儉,美德也,過則為慳吝、為鄙嗇,反傷雅道;讓,懿行也,過則為足恭、為曲禮,多出機心。

  毋憂拂意,毋喜快心,毋恃久安,毋憚初難。

  飲宴之樂多,不是個好人家。聲華之習勝,不是個好士子。名位之念重,不是個好臣工。

  仁人心地寬舒,便福厚而慶長,事事成個寬舒氣象;鄙夫念頭迫促,便祿薄而澤短,事事成個迫促規模。

  用人不宜刻,刻則思效者去;交友不宜濫,濫則貢諛者來。

  大人不可不畏,畏大人則無放逸之心;小民亦不可不畏,畏小民則無豪橫之名。

  事稍拂逆,便思不如我的人,則怨尤自消;心稍怠荒,便思勝似我的人,則精神自奮。

  不可乘喜而輕諾,不可因醉而生瞋,不可乘快而多事,不可因倦而鮮終。

  釣水,逸事也,尚持生殺之柄;弈棋,清戲也,且動戰爭之心??梢娤彩虏蝗缡∈轮疄檫m,多能不如無能之全真。

  聽靜夜之鐘聲,喚醒夢中之夢;觀澄潭之月影,窺見身外之身。

  鳥語蟲聲,總是傳心之訣;花英草色,無非見道之文。學者要天機清徹,胸次玲瓏,觸物皆有會心處。

  人解讀有字書,不解讀無字書;知彈有弦琴,不知彈無弦琴。以跡用不以神用,何以得琴書佳趣?

  山河大地已屬微塵,而況塵中之塵!血肉身驅且歸泡影,而況影外之影!非上上智,無了了心。

  石火光中,爭長兢短,幾何光陰?蝸牛角上,較雌論雄,許大世界?

  有浮云富貴之風,而不必巖棲穴處;無膏盲泉石之癖,而常自醉酒耽詩。兢逐聽人而不嫌盡醉,恬澹適己而不夸獨醒,此釋氏所謂不為法纏、不為空纏,身心兩自在者。

  延促由于一念,寬窄系之寸心。故機閑者一日遙于千古,意寬者斗室廣于兩間。

  都來眼前事,知足者仙境,不知足者凡境;總出世上因,善用者生機,不善用者殺機。

  趨炎附勢之禍,甚慘亦甚速;棲恬守逸之味,最淡亦最長。

  色欲火熾,而一念及病時,便興似寒灰;名利飴甘,而一想到死地,便味如咀蠟。故人常憂死慮病,亦可消幻業而長道心。

  爭先的徑路窄,退后一步自寬平一步;濃艷的滋味短,清淡一分自悠長一分。

  隱逸林中無榮辱,道義路上泯炎涼。進步處便思退步,庶免觸藩之禍。著手時光圖放手,才脫騎虎之危。

  貪得者分金恨不得玉,封公怨不授侯,權豪自甘乞丐;知足者藜羹旨于膏梁,布袍暖于狐貉,編民不讓王公。

  矜名不如逃名趣,練事何如省事閑。孤云出岫,去留一無所系;朗鏡懸空,靜躁兩不相干。

  山林是勝地,一營戀便成市朝;書畫是雅事,一貪癡便成商賈。蓋心無染著,俗境是仙都;心有絲牽,樂境成悲地。

  時當喧雜,則平日所記憶者皆漫然忘去;境在清寧,則夙昔所遺忘者又恍爾現前??梢婌o躁稍分,昏明頓異也。

  蘆花被下臥雪眠云,保全得一窩夜氣;竹葉杯中吟風弄月,躲離了萬丈紅塵。

  出世之道,即在涉世中,不必絕人以逃世;了心之功即在盡心內,不必絕欲以灰心。

  此身常放在閑處,榮辱得失,誰能差遣我?此心常安在靜中,是非利害,誰能瞞昧我?

  我不希榮,何憂乎利祿之香餌;我不兢進,何畏乎仕宦之危機。

  多藏厚亡,故知富不如貧之無慮;高步疾顛,故知貴不如賤之常安。

  世上只緣認得"我"字太真,故多種種嗜好、種種煩惱。前人云﹕"不復知有我,安知物為貴。"又云﹕"知身不是我,煩惱更何侵。"真破的之言也。

  人情世態,倏忽萬端,不宜認得太真。堯夫支﹕"昔日所云我,今朝卻是伊;不知今日我,又屬后來誰?"人常作是觀,便可解卻胸罥矣。

  有一樂境界,就有一不樂的相對待;有一好光景,就有一不好的相乘除。只是尋常家飯、素位風光,才是個安樂窩巢。

  知成之必敗,則求成之心不必太堅;知生之必死,則保生之道不必過勞。眼看西晉之荊榛,猶矜白刃;身屬北邙之狐兔,尚惜黃金。語云﹕"猛獸易伏,人心難降。溪壑易填,人心難滿"。信哉!

  心地上無風濤,隨在皆青山綠樹;性天中有化育,觸處都魚躍鳶飛。

  狐眠敗砌,兔走荒臺,盡是當年歌舞之地;露冷黃花,煙迷衰草,悉屬舊時爭戰之場。盛衰何常,強弱安在,念此令人心灰。

  寵辱不驚,閑看庭前花開花落;去留無意,漫隨天外云卷云舒。

  晴空朗月,何天不可翱翔,而飛蛾獨投夜燭;清泉綠竹,何物不可飲啄,而鴟鸮偏嗜腐鼠。噫!世之不為飛蛾鴟鸮者,幾何人哉!

  權貴龍驤,英雄虎戰,以冷眼視之,如蠅聚膻、如蟻兢血;是非蜂起,得失猬興,以冷情當之,如冶化金,如湯消雪。

  真空不空,執相非真,破相亦非真。問世情如何發付?在世出世,徇俗是苦,絕俗亦是苦,聽吾儕善自修持。

  烈士讓千乘,貪夫爭一文,人品星淵也,而好名不殊好利;天子營家國,乞人號饔飧,位分霄壤也,而焦思何異焦聲。

  性天澄徹,即饑餐渴飲,無非康濟身心;心地沉迷,縱演偈淡禪,總是播弄精魄。

  人心有真境,非絲非竹而自恬愉,不煙不茗而自清芬。須念凈境空,慮忘形釋,才得以游衍其中。

  天地中萬物,人倫中萬情,世界中萬事,以俗眼觀,紛紛各異,以道眼觀,種種是常,何須分別,何須取舍!

  纏脫只在自心,心了則屠肆糟糠居然凈土。不然縱一琴一鶴、一花一竹,嗜好雖清,魔障終在。語云﹕"能休塵境為真境,未了僧家是俗家。"

  以我轉物者得,固不喜,失亦不憂,大地盡屬逍遙;以物役我者逆,固生憎,順亦生愛,一毫便生纏縛。

  試思未生之前有何象貌,又思既死之后有何景色,則萬念灰冷,一性寂然,自可超物處而游象先。

  優人傅粉調朱,效妍丑于毫端。俄而歌殘場罷,妍丑何存?弈者爭先兢后,較雌雄于著手。俄而局盡子收,雌雄安在?

  把握未定,宜絕跡塵囂,使此心不見可欲而不亂,以澄吾靜體;操持既堅,又當混跡風塵,使此心見可欲而亦不亂,以養吾圓機。

  喜寂厭喧者,往往避人以求靜。不知意在無人,便成我相,心著于靜,便是動根。如何到得人我一空、動靜兩忘的境界!

  人生禍區福境,皆念想造成。故釋氏云﹕刊欲熾然,即是火坑。貪愛沉溺,便為苦海。一念清凈,烈焰成池。一念驚覺,航登彼岸。念頭稍異,境界頓殊??刹簧髟?!繩鋸材斷,水滴石穿,學道者須要努索;水到渠成,瓜熟蒂落,得道者一任天機。

  就一身了一身者,方能以萬物付萬物;還天下于天下者,方能出世間于世間。

  人生原是傀儡,只要把柄在手,一線不亂,卷舒自由,行止在我,一毫不受他人捉掇,便超此場中矣。

  "為鼠常留飯,憐蛾不點燈",古人此點念頭,是吾一點生生之機,列此即所謂土木形骸而已。

  世態有炎涼,而我無嗔喜;世味有濃淡,而我無欣厭。一毫不落世情窠臼,便是一在世出世法也。

譯文

  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,心胸像青天白日一般光明正大,沒有不可告人的事,應該讓人知道;而他的才學應該像珍藏珍珠美玉一樣,不可輕易讓人知道。

  耳朵常聽些不順耳的話,心里常想些不如意的事,這才是增進品德修煉品行的磨刀石。反之,若每句話都順耳,每件事都稱心,那就等于把自己的一生埋在劇毒之中了。

  在狂風暴雨中,禽鳥都感到哀傷憂慮;風和日麗的天氣,花草樹木都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。由此可見,天地間每天都要有祥和之氣,人的心中每日都應有喜慶之意。

  濃烈肥美辛辣甘甜,這不是真正的美味,真正的美味就是清淡;標奇立異超凡絕俗,這不是真正的完人,真正的完人就是常人。

  夜深人靜的時候,獨自靜坐省察自己的內心,才發現妄心消失而真心流露,當此之時,便從中獲得若干理趣;真心顯現,但還有一些妄念自己放不下,心中又會感到很慚愧。

  禍害都從恩寵中來,所以得意時必須盡早回頭;失敗是成功之母,因此失意時千萬不可放棄。

  滿足粗茶淡飯的人,他們的操守大多像冰一般清,玉一般白;而追求華服美食的人,他們多數都甘愿卑躬屈膝當奴才。人的志氣總是在清心寡欲中顯露出來,人的節操都是在追求物欲享受中喪失殆盡。

  對眼前的利益要寬厚些,不要讓人有不平之感;死后留給別人的恩澤要長遠些,才會讓人長久地懷念。

  在狹窄的路上行走,要留出一步讓別人走;遇到美味可口的飯菜,要留出點讓別人分享。這是讓你最快樂的處世方法之一。

  做人沒有什么高深遠大的事業,擺脫了世俗人情就可進入名流之列;治學沒有什么增進補益的功夫,排除了外物拖累就能達到至高境界。

  面對名利的誘惑不要搶在他人之前,進修德業不要落在他人后頭,享受生活不要超過本分應有的限度,修養品德不要減低應有的標準。

  為人處事讓別人一步,這樣才算是高明,退讓一步是日后進步的基礎;待人接物寬厚一點是福氣,與人方便就是自己方便,有利他人是為了對自己更加有利。

  即使有世間最偉大的功績,也承受不了一個驕矜的“矜”字,驕矜了就會前功盡棄;即使犯了滔天大罪,只要能真誠懺悔,痛改前非,就能贖回以前的罪過。

  完美的名氣和節操,千萬不要一個人獨享,必須分一些給別人,才不會惹人嫉妒,才能遠離禍害,保全自己;不論多么恥辱的行為和名聲,不能全推到他人身上,自己也要分攤一點,這樣才能不孤立自己從而達到韜光養晦的目的。

  做任何事都要留有余地,不能太絕。如果能這樣,即使是上帝也不會嫉妒我,鬼怪神靈也不能損害我。如果做事都要求達到盡善盡美,一切功業都追求登峰造極的境界,即使內心不出問題,也必然招致外來的憂患。

  家中人人信奉真正的佛,日常生活中堅守一個真正的“道”,人能夠誠心誠意、心平氣和,神色和悅、言辭婉轉,使父母兄弟之間感情融洽、意氣相投,這比靜坐調心的修行還要好上千萬倍。

  責備別人的過錯不要太過嚴厲,要考慮到對方是否能接受;教誨別人從善不要期望過高,要顧及到對方是否能做到。

  糞土里的蟲子最骯臟,可一旦蛻變為蟬,就在秋天的涼風中吸飲露水;腐敗的野草本不發光,可一旦孕育出螢火蟲,就在夏天的月夜里閃耀光彩。由此而知,清潔的東西常常從污穢中產生,明亮的事物常常在黑暗中出現。

  一個人的內心之所以會有矜氣高傲的態度,都是由于受外部氣機的影響,只要把這種外來氣機降服,心內的浩然之氣才能出現。一個人的所有欲望意識,都是由于無常的妄念造成的,只有鏟除這種妄念,真正的心性就會顯現出來。

  酒足飯飽之后再回想美酒佳肴的味道,濃淡滋味已無處尋覓。交歡之后再回想淫邪之事,那種男歡女愛的念頭已經蕩然無存。如果事后能經常這樣思考,就能破除做事之前對它的癡迷,那么心性就能得定,一切行為自然都中正。

  身居要職的人,要保持一種隱居山林淡泊名利的思想;身居林木泉石之下的隱士,要有胸懷天下治理國家的知識和才干。

  人生在世不必刻意去爭取功勞,只要沒有過錯就算功勞;幫助別人不必希望對方感恩戴德,只要對方不怨恨就算是積德了。

  憂心勤勞、盡心做事是一種美德,但如果過分了就會失去生活樂趣;把功名利祿看得很淡是一種高風亮節,但如果對功名過于淡泊,做事業的心也就沒有了,對社會就沒有什么貢獻了。

  對一個事業失敗而感到心灰意懶的人,要看他做事的出發點和原因,看他是否有一個漂亮的開始;對一個事業成功而感到萬事如意的人,要看他是否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。

  富貴家庭接人待物應該寬厚,忌諱刻薄,否則的話,雖為富貴卻與貧賤沒有區別,怎能長久保持并享受富貴?聰明人應該善于收斂、藏匿,如果炫弄夸耀自己,表面看起來是聰明,其實卻很愚蠢!怎能不失敗呢?

  人情冷暖變化無常,人生之路崎嶇不平。因此,當路途走不通時,必須先退后一步;當路途通順時,一定要把功績讓給別人三分。

  對于品德不端的小人態度嚴厲苛刻并不困難,困難的是無法不憎恨他們;對于品德高尚的君子恭敬謙遜并不困難,困難的是對他們始終以禮相待。

  寧可保持純樸的本性而屏除后天的聰明,以便保留一點浩然正氣還給孕育靈性的大自然;寧可拋棄俗世的榮華富貴而甘于恬靜淡泊的生活,以便保留一個純潔高尚的美名還給孕育本性的天地。

  要想制服魔障必須先制服自己的心魔,心魔降服之后,其他魔障自然都不起作用。要想控制橫逆事件,必須先控制自己浮動的心緒,心緒平和則外來的橫逆之事就不能侵入。

  培養弟子猶如養育閨中女兒,出入要有嚴格的規矩,交結朋友要小心謹慎。倘若一旦接近了品行不端的人,就等于在清潔純凈的土地中撒下一顆不干凈的種子,一輩子就很難長出茁壯的莊稼了。

  欲念上的事,不要乘著某種方便而有所染指,一旦進去就會墜入萬丈深淵;義理方面的事,絕不要由于畏懼困難而產生退縮的念頭,一旦退縮就與真理相隔萬水千山。

  一個心性寬厚的人,不但對待自己寬厚,對待別人也寬厚,對待一切事物都寬厚;心性淡泊的人,不但對自己淡薄,對待別人也淡薄,對待一切事物都淡薄。所以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,日常愛好不可過分講究奢華,也不應該過分吝嗇刻薄。

  別人富有而我堅守仁德,別人有爵祿而我堅守正義,所以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決不會被統治者的高官厚祿所收買。人的智慧一定能勝自然,意志專一能控制氣機,所以一個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決不會任由大自然的擺布。

  立身處世如果不把目標放得高遠一些,就像是在灰塵里抖衣服,在泥水中洗腳,怎能超凡脫俗?處理世事不懂得該退卻時就退卻的道理,就像飛蛾撲火、公羊頂墻那樣,怎么能得到安寧快樂?

  讀書做學問的人要除掉雜念,集中精力專心搞研究;如果立志修養品德卻又追求功名利祿,必然不會有真實造詣;如果讀書只對吟詠詩詞感興趣,那一定不會深入內心。

  每個人都有仁慈之心,從這個角度來講,維摩詰大士和屠夫、劊子手的佛性是一樣的;如果悟出真正的人生趣味,住富麗堂皇的高樓大廈和住簡陋的茅草屋沒有什么差別。只是由于被欲念和私情所蒙蔽,以至于錯過了慈悲心和真趣味,使這些原本唾手可得的慈悲心真趣味變得遙不可及了。

  凡是進德修業、磨練心性的人,必須有木石般堅定的意志,若對外界的榮華富貴有所羨慕,就會被物欲所迷惑;凡是治理國家、服務人群的人,必須有一種行云流水般的淡泊胸懷,假如一有貪婪的念頭,就會陷入危機四伏的險惡深淵。

  肝臟染上疾病,眼睛就看不清,腎臟染上疾病,耳朵就聽不見。病體雖然生在人們所看不見的內臟,但病癥必然發生在人們所能看見的地方。所以君子要想在明處沒有過錯,必須做到在別人看不到的細微處不犯過錯。

  人的幸福莫過于了無牽掛,人的災禍莫過于心思繁多。只有事情繁多的人才知道事情少是人生最大的幸福;只有那些心性平淡的人,才知道心事繁多是最大的災禍。

  當政治清明、天下太平時,待人接物應堅持原則;當政治黑暗、天下紛亂時,待人接物應靈活圓滑;當國家行將衰亡時,待人接物就應剛直與圓滑并用。對待善良的人要寬厚,對待邪惡的小人要嚴厲,對待一般人應寬嚴并用。

  自己幫助了別人不要記在心上,但自己對別人的過錯卻要記??;別人對自己的恩惠不能忘記,但別人對自己的怨恨則必須忘記。

  只有心地純潔的人,才可讀圣賢書、學古人訓,否則,看見一個善良行為就悄悄用來滿足私欲,聽聞一個善良言語就用來掩飾自己缺點,這就等于借給敵人武器又送給強盜糧食一樣。

  奢侈的人即使再富有也不滿足,還比不上節儉而略有贏余的窮人幸福;能干的人雖然出力很多反而招來怨恨,還不如愚笨的人安閑無事而能保全純真的本性。

  讀書不理解古圣先賢的思想精義,只能成為一個寫字匠;做官如果不愛護百姓,就如同一個穿著官服的強盜;只傳授學問卻不注重身體力行,那就像一個只講理論而缺少修行的和尚;創立事業而不想積累功德,那就像一朵艷麗卻很快凋謝的曇花。

  人人心中都有一部真文章,可惜被各種殘缺不全的書給禁錮住了;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首美妙的樂曲,可惜被一些妖邪的歌聲和艷麗的舞蹈埋沒了。讀書人必須排除一切外物的影響,直接尋覓自己的本性,才能獲得一生受用不盡的真學問。

  苦苦用心之中,常有愉悅之情;得意時會想到失意時的悲哀。

  一個人的富貴榮華名位聲譽,從高深的道德修養中得來的,就如同生長在大自然的花草,繁衍不絕;從建功立業中得來的,就如同種在花盆中的花草,只要稍微移動,花草的成長就會受到嚴重的影響;若靠權力得來,就如同插在花瓶中的花沒有根基,很快就會凋謝。

  堅守道德規范的人,只是寂寞一時;依附權勢的人,會永遠凄涼。通達事理的人能察覺到物質以外的精神價值,并顧及死后的名譽,寧愿承受一時的寂寞,也不愿遭受永久的凄涼。

  春天到來的時候,天氣和暖,就連花草樹木都爭相為大地鋪上一層美麗的景色,飛鳥也唱出幾句美妙的歌聲。品德高尚的文人學士,若能僥幸出人頭地身居高位,又能衣食無憂,卻不肯為后世留下幾句好話,做上幾件好事,即使他活到一百歲,也如同一天都沒活過。

  讀書做學問的人要兢兢業業,思考要細密,行為要謹慎,同時又要有瀟灑脫俗的超凡胸懷。反之,假若束縛自己,一味過極端清苦的生活,就如同大自然中只有肅殺的秋天,而沒有富有生機的春天,怎能去萌發培育出萬物呢?

  一個真正廉潔的人不貪圖清廉的名聲,樹立清廉名聲的人是為了貪圖虛名;巧妙至極的人不炫耀不自己的巧妙技術,炫耀巧計的人是為了掩飾笨拙。

  一個人如果心地光明磊落,即使處在漆黑的屋子之中,也如同站在萬里晴空之下;一個人如果有邪惡之念,即使在光天化日之下,也會遇見厲鬼。

  人們只知道好的名譽地位是一大樂事,卻不知道沒有名譽地位的拖累是人生最大的快樂;人們只知道饑餓寒冷是人生最大的憂慮,卻不知道他們對害怕遭到饑餓寒冷的憂慮更為嚴重。

  一個人做了壞事而怕人知道,證明他還有羞恥之心,雖然做了惡事但還有一點向善之心;一個人做了善事而急于讓人知道,證明他做善事另有他圖,他在做善事時已種下惡根。

  上天的法則默默無言但又變幻莫測,有時使人先陷于窘境而后再春風得意,有時先讓人一番得意后再受挫折,像是在戲弄那些所謂的英雄豪杰。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因為逆來順受,處于平安之際思量危難之時,即使上天對他也不再使用戲弄伎倆了。

  幸福不可勉強去追求,保持心情愉快才是人生幸福的根本;人間的災禍難以避免,消除內心的殺機才是遠離災禍的方法。

  十句話中有九句正確不一定稀奇,因為其中一句話不對就會立刻被指責;十次計謀九次成功不一定有功勞,如果有一次失敗許多非議就洶洶而來。所以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寧可保持沉默、處事不躁,寧可表現得笨拙些,也不自作聰明。

  天地間的氣象,和暖則生機盎然,寒冷則蕭殺枯索。一個性情脾氣高傲冷漠的人,他得到的福分也就微??;只有那些脾氣和善、能給別人帶來溫暖的人,他獲得的福分必然豐厚,他留下的恩澤也會長久。

  天地之義理像一條寬闊的大道,只要略為用心探究,就會覺得無邊遼闊、豁然開朗;人世追求欲望的道路則非常狹窄,剛踏上腳就覺得眼前是一片荊棘和泥濘,前途難測。

  人的一生有苦有樂,只有從苦難中磨練出來的幸福才能長久;在求學中,抱著既懷疑又相信的態度去勘驗實證,這樣得到的學問才是真學問。

  骯臟污穢的地方生長著更多的植物;清澈見底的水中常常不會有魚蝦。所以,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應該有包容污垢的度量,不可秉持喜好高潔而自命清高。

  性情兇悍的野馬只要訓練有術、駕馭得法,可以用它奔馳萬里;熔化時的金屬雖然不停地躍動,最后還是被注入模型變為器具。一個人只要一時優柔寡斷不加振作,就會陷于委靡不振的狀態,一輩子也不會有出息。陳獻章說:“做人有許多過失不算恥辱,一生沒有一點過失才是最大的憂患?!边@的確是一句至理名言。

  人的心中只要出現一點貪欲的念頭,那他原本剛直的性格就會變得懦弱,原本聰明的頭腦就會變得昏庸,原本慈悲的心腸就會變得殘酷,原本純潔的人格就會變得很污濁,最終毀了他一輩子的人品。所以古代圣賢以“不貪”為修身之寶,所以能夠超脫物欲度過一生。

  每個人眼睛所看、耳朵所聞的聲色是外賊,內心的情欲意識是內賊,只要自己的心性保持正直清醒,像主人似的端坐堂中,那么,內賊外賊都會成為家中仆人供你驅使。

  貪圖那些未必成功的事業,不如堅守已經成功的事業;不但要懺悔過去的失誤,還要防止將來可能出現的過錯。

  一個人的氣質形象要高放曠逸,不可流于粗疏狂放;思維要縝密周詳,不可繁瑣屑細;生活情趣要清靜恬淡,不可流于偏執單調;操守要嚴正光明,不可過于偏激剛烈。

  清風吹拂稀疏的竹林,風過之后,竹林沒有留下那沙沙的聲音;大雁飛過寒冷的深潭,大雁飛走,潭水不會留下大雁的影子。由此可見,一個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,當事情來時,他的心性就會顯現,事情過去之后,他的心性就恢復原來的空寂狀態。

  清廉純潔又能包容,心地仁慈又能當機立斷,內心聰明而又不失于觀察,性情剛直而又不矯枉過正。這就像是蜜餞不覺其甜,海鮮不覺其咸,如此尺度才是真正的美德。

  一個貧窮的家庭,經常把地掃得干干凈凈,一個貧窮家的女兒,經常把頭梳得干凈整齊。這樣的景致雖算不上鮮艷華麗,但卻能保持一種端莊的風范。品德高尚的文人學士遇到窮愁潦倒的景況,怎么能隨便萎靡不振、自暴自棄呢?

  閑暇的時候,為以后的事情作點準備,等忙碌時就會受益;平靜的時候,為日后工作做點準備,等行動時就會受益;在靈魂深處如能保持你光明磊落的胸懷,你外在的一切言行一定會更加進步。

  念頭初起時,一旦發覺到邪欲路上了,就要拉到義理路上來。念頭一起就要警覺,一警覺就離開,這是轉禍為福、起死回生的緊要關頭,千萬不要放過。

  假如上天給我福分不多,我就多做些善事來培育我的福分;假如上天用勞苦來勞乏我,我就放逸我的心性來彌補它;假如上天用窮困來折磨我,我就開辟我的生路來擺脫困境。如此,上天又能奈何我什么呢!

  真正修行的人無意挖空心思追求福運,可上天卻使他在無意之間得到福運以滿足其心愿;陰險邪惡的小人雖然用盡心機逃避災禍,可上天卻偏偏在他逃避時奪走他的魂魄??梢?,上天的機智權謀最為神奇,人類的智慧技巧又有何用!

  妓女到了晚年做了良家婦女,那么她以前放蕩的生活沒有對后來的生活形成阻礙;可是一個一直堅守貞操的節婦,到了晚年由于耐不住寂寞而失節的話,那她半生守寡的清苦就都付諸東流。俗諺說:“評定一個人的功過得失,要看他的后半生?!边@真是一句至理名言。

  一個普通百姓只要肯多積功德、廣施恩惠,雖沒有爵位,也像卿相般受萬人景仰;反之,一個達官貴人假如一味貪婪權勢、祈求上司寵愛,這種行徑就如同一個有爵祿的乞丐。

  要問祖宗的恩德福澤,我們自身所享有的就是,應當感念他們積德的艱難;要問我們子孫后代的福祉如何,要看我們現在能給他們留下什么,要想到子孫后代可能因遭遇坎坷而家道敗落。

  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假裝為善,就與恣意作惡的小人一般無二;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改節易操,還不如一個痛改前非的小人。

  家里的人犯了過錯,不應該揭露傳揚,不應該輕易放棄。這件事情難以言說,可以假借其他事情來暗示他改正;今天不能醒悟,明天再警示他。就像春風化解凍土、暖氣消融堅冰那樣,這才是家庭的典范。

  在一個內心圓滿的人看來,天下萬物都圓滿,毫無缺陷;在一個胸襟寬廣平和的人看來,天底下沒有邪惡之人。

  品德高潔、性情淡泊的人,一定會遭到那些追名逐利之人的懷疑;言行謹慎處處檢點的人,大多會遭受那些邪惡放肆的小人所嫉妒。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如處此境,絕不能對自己的操守和志向有少許改變,也不可過分表現自己的才華銳氣。

  一個人如果處在逆境中,周圍所接觸到的全是能治病的醫療器具和藥物,不知不覺中磨礪你的操守和品行;一個人如果生活在衣食無憂的順境中,眼前盡是兵刃戈矛等殺人利器,不知不覺中銷蝕你的靈魂和軀體。

  生長在富貴之家的人,欲望高漲如猛火,權勢逼人似烈焰。假如不及時給他一些清冷的氣味緩和一下,這個火焰雖然不至于焚燒他人,但早晚有一天焚毀他自己。

  人的心地一旦真誠,就可感天動地,以至盛夏可以飛雪,城墻可以哭崩,金石可以貫穿。若是虛偽詐妄的人,徒然具有一副形體骸骨,真正的主宰靈魂早已死亡,與他人相處讓人覺得面目可憎,獨自一人面對自己的影子也覺羞愧。

  文章做到最好,并沒有什么特別奇妙的地方,只是表達得恰到好處而已;人品修煉到最高,也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,只是回歸自己的天然本性而已。

  從虛幻的境界看,不但是功名富貴,就是四肢軀體也是上天委付的;從現實的境界看,不論是父母兄弟,還是其他的一切事物,都與我是一體的。對這一切能夠看得透徹、認得真切的人,才可以勝任人世間重大的使命,也才可以擺脫人世間的一切羈絆。

  清爽可口的美味,說來都是潰爛腸胃腐蝕筋骨的毒藥,吃個半飽就不會傷害身體;暢快舒心的事情,說來都是敗壞身體喪失德行的媒介,適度控制才不會后悔。

  不要責難他人的小錯,不要揭發他人的隱私,不要念念不忘他人過去的壞處。這三大原則不但可以培養自己的品德,也可以讓自己遠離禍害。

  天地萬古長存,可是人死了就不再復活;人的壽命最多百年左右,一天很容易就過去了。我們有幸生存在天地之間,不可不了解活著的樂趣,也不可不懷有虛度光陰的擔憂。

  人到老年時所生的疾病,都是年輕力壯時留下的病根;家道衰敗以后遭受的罪孽,都是家道興盛時造成的禍根。因此,在成功完滿的幸福生活中,君子還應小心謹慎,不可得意忘形。

  布施給個人恩惠,不如支持公正輿論;結交新的知己,不如加深對舊朋友的交情;與其沽名釣譽追求知名度,不如在暗中積一些陰德;與其崇尚標新立異的名節,不如謹言慎行多作一些平凡的事情。

  凡是社會所公認的規范絕對不能觸犯,一旦觸犯了你就遺臭萬年;凡是權貴營私舞弊的地方千萬不可踏進去,一旦踏進去,就會玷污一世的清名。

  委曲逢迎他人以博取他人歡心,不如剛正不阿、身體力行而遭受小人的忌恨;沒有善良的行為而得到他人的贊譽,不如沒有惡行而遭到他人的毀謗。

  當遇到父母兄弟等至親骨肉之間發生變故時,應該從容鎮定,絕不可采取激烈的言行而把事情弄得更壞;當你跟知心朋友交往時,如發現朋友有過失,應該很親切誠懇地規勸他,不能猶豫不決由著他繼續錯下去。

  細微之處不可粗心大意疏忽遺漏,在沒人見的地方不能做見不得人的事,即使處于窮途末路的時候也振作精神、奮發向上,這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漢。

  一個標新立異、行為怪誕不經的人,肯定沒有遠見卓識;一個苦守名節而獨行其事的人,要保持長久的操行。

  當一個人怒火燃燒欲望沸騰之時,他明知道這樣不對,可又控制不住自己。知道這種道理的是誰?明知故犯的又是誰?假如當此緊要關頭能夠猛然頓悟,欲望等邪惡的魔鬼就會消退,而你就成為真正的君子了。

  不要偏聽偏信而被奸詐之徒所欺騙,不要自負自信而被一時意氣所驅使;不要用自己的長處比照他人的短處,不要因為自己笨拙就妒忌他人的才能。

  別人有缺點,要委婉地為他掩飾彌補,如果在眾人面前宣揚他的缺點,這其實就是用你的缺點攻擊別人的缺點;別人愚頑固執,要善于感化教誨他,如果自己動怒并且厭惡他,就是用自己的頑固助長他人的頑固。

  遇到表情陰沉、沉默寡言的人,千萬不要對他推心置腹表露內心;遇到滿臉怒氣自以為是的人,在他面前就要小心提防不多說話。

  當你意念昏沉散亂的時候,要提醒自己已經處于昏沉散亂之中了,當意念思緒感到很累時,就暫時放下,輕松一下;否則的話,恐怕剛剛除去昏沉散亂的毛病,又來了懵懵懂懂的毛病。

  剛剛還是太陽高照、晴空萬里,突然間烏云密布、雷雨交加;剛剛還是狂風怒吼、大雨傾盆,忽然變得皓月當空、萬里無云。大自然中的氣機何時曾被凝滯?茫茫宇宙何時曾被阻礙?我們人類的心性也應當不受任何的凝滯、阻礙。

  在戰勝私欲這個問題上,有些人說是因為沒及時發現,沒有堅強的意志控制它,有些人說是認識到了私欲的害處,卻又經受不住它的誘惑。認識是一顆照見魔鬼的法寶,智慧是一把消滅魔鬼的利劍,在戰勝私欲方面要雙管齊下,這兩種法寶都不可缺少。

  人間的橫禍逆運困苦貧窮等等,都是磨煉英雄豪杰心性的熔爐和鐵錘,能經受到這種磨煉的人,他的身體與精神都會受益,沒有經受過這種磨煉的人,對他是一種損失和缺憾。

  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”,這句話是告誡那些與人交往時思考不周的人?!皩幙扇淌芩钠垓_,也不要當面拆穿他的騙局”,這句話是用來告誡那些警惕性過高的人。如果在和別人交往時這兩句話并用,則是既精明又厚道。

  不要因為別人都懷疑你的觀點,你就放棄自己獨特的見解,不要固執己見而拒絕別人的意見,不要因為小恩小惠來而害了大局,不要假借公眾輿論來滿足自己的私心。

  碰到善良的人,如果不能很快親近他,也不要先行贊揚他,以免招來惡言中傷的奸惡小人;碰到邪惡的人,如果不能輕易離開他,也不要輕率打發他,以免遭受陷害報復之類的災禍。

  青天白日般光明磊落的節操義行,是從黑暗破敗的房屋中培養出來的;經天緯地治國平天下的偉大韜略,是從如臨深淵、如履薄冰的小心謹慎的做事態度中磨練出來的。

  父母對子女慈祥,子女對父母孝順,兄姐對弟妹愛護,弟妹對兄姐恭敬,這些做法即使做到最高境界,也都是應該的,彼此間不應有絲毫感激的念頭。如果布施的人感到自己對人有恩,受施的人感到自己應該報恩,這就成了陌路人了,施受也就成了一項交易了。

  人情的冷暖,世態的炎涼,富貴人家比貧賤人家表現得更加明顯;人們嫉妒猜忌的心理,對親人比對外人更加厲害。此情此景,如不能冷靜下來,讓自己的心情處于心平氣和的狀態,那就幾乎天天處在煩惱之中了。

  功績和過錯不能有丁點混淆,如果混淆了,就會使人產生懶惰、不思進取之心;恩惠和仇恨不能分得太清楚,分得太清楚就會使人離心離德,產生背叛之心。

  做了壞事最怕的是掩蓋它,做了好事最忌諱的是宣揚它。壞事公開了災禍后果就會小,而壞事藏而不露其災禍后果就會大;好事宣揚出去功德就會小,好事秘而不宣功德就會大。

  品德是才干的主人,才干則是品德的奴隸。一個人假如只有才干而沒有好的品德,就等于一個家庭沒有主人而由仆人當家,怎會不群魔亂舞呢?

  鏟除邪惡之徒,杜絕投機取巧的小人,也要給他們一條出路。如果逼急了,使他們無立錐之地,他們就會狗急跳墻,就好比堵老鼠洞,一切出路都堵住,老鼠的逃路固然都堵死了,可里面的好東西卻也都被老鼠咬壞了。

  品德高尚的文人學士雖然自己很貧窮,不能用物質財富來幫助別人,可一旦遇到有人為某事迷惑時,說句話提醒他一下,或遇到別人有緊急危難事故時,能從旁說幾句話來解救他的危難,這也算是一種很大的善行。

  嚴于律己的人,自己所接觸的一切事物都是自己修身的良藥;怨天尤人的人,他的每一動念都帶有一股殺氣。嚴于律己開辟了一條向善的途徑,怨天尤人卻是走向各種罪惡的源頭,兩者之間真是有著天壤之別。

  事業和文章隨著人的死亡而消失,但精神萬古長存;功名和富貴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轉移,但氣節永留人間。品德高尚又有見識的人絕對不應當放棄留名千秋萬代的精神和氣節,而去追求轉眼即逝的事業文章和功名富貴。

  設網是為了捕魚,不料卻捕到了鴻;貪婪的螳螂一心想吃眼前的蟬,不料后面卻有一只黃雀要吃它。天地萬物間真是奧妙無窮,玄機中藏有玄機,變化中還有變化,人類的智慧和計謀怎么夠用?

  做人如果沒有一點真誠懇切的念頭,就會像個叫花子一樣,什么事業也做不成;人生處事如果不會圓滑機靈隨機應變,就等于是一個木頭人,無論做什么都會處處碰壁。

  有些事情越著急越弄不明白,暫且寬緩一些或許會自然明白,對做事性急的人千萬不要急躁,否則會讓他急上加急,心生怨氣;相反,世上還有一些人,你指導他,他卻不肯聽從,這時放松約束給他點時間或余地,他也許會慢慢覺悟過來,千萬不可操之過急,以免增加他的蠻橫和頑固。

  氣節高潔可以傲視青天白云,文章高雅可以超過陽春白雪,但如果不用道德品性陶鑄熔煉它們,追求氣節高潔不過就是個人的血氣沖動,追求文章高雅不過就是寫作的雕蟲小技。

  要引退,應該選擇事業的輝煌時期;要修身,應該選擇與世無爭的清靜地方。要想修煉品德,必須從小事做起;要想施恩不圖報,就要施恩那些不能回報你的人。

  高尚的品德是事業成功的基礎,基礎不穩固,高樓大廈就不能堅固持久;善良的心是孕育后代繁茂昌盛的根基,這就像同植樹一般,沒有樹根,樹木就不可能枝繁葉茂。

參考資料:佚名.網尚輕應用.http://m.46644.com/caigentan/content-5.html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寄翠文學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名句分類

熱門名句

熱門詩詞

熱門成語

更多名句

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