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>名言詩句>漢書·傳·宣元六王傳 名句>正文

福善之門莫美于和睦,患咎之首莫大于內離。

出自班固的《漢書·傳·宣元六王傳

  孝宣皇帝五男。許皇后生孝元帝,張婕妤生淮陽憲王欽,衛婕妤生楚孝王囂,公孫婕妤生東平思王宇,戎婕妤生中山哀王竟。

  淮陽憲王欽,元康三年立,母張婕妤有寵于宣帝?;艋屎髲U后,上欲立張婕妤為后。久之,懲艾霍氏欲害皇太子,乃更選后宮無子而謹慎者,乃立長陵王婕妤為后,令母養太子。后無寵,希御見,唯張婕妤最幸。而憲王壯大,好經書、法律,聰達有材,帝甚愛之。太子寬仁,喜儒術,上數嗟嘆憲王,輔曰:“真我子也!”常有意欲立張婕妤與憲王,然用太子起于微細,上少依倚許氏,及即位而許后以殺死,太子蚤失母,故弗忍也。久之,上以故丞相韋賢子玄成陽狂讓侯兄,經明行高,稱于朝廷,乃召拜玄成為淮陽中尉,欲感諭憲王,輔以推讓之臣,由是太子遂安。宣帝崩,元帝即位,乃遣憲王之國。

  時,張婕妤已卒,憲王有外祖母,舅張博兄弟三人歲至淮陽見親,輒受王賜。后王上書,請徙外家張氏于國。博上書,愿留守墳墓,獨不徙。王恨之。后博至淮陽,王賜之少。博言:“負責數百萬,愿王為償?!蓖醪辉S,博辭去,令弟光恐云王遇大人益解,博欲上書為大人乞骸骨去。王乃遣人持黃金五十斤送博。博喜,還書謝,為諂語盛稱譽王,因言:“當今朝廷無賢臣,災變數見,足為寒心。萬姓咸歸望于大王,大王奈何恬然不求入朝見,輔助主上乎?”使弟光數說王宜聽博計,令于京師說用事貴人為王求朝。許不納其言。

  后光欲至長安,辭王,復言“愿盡力與博共為王求朝。王即日至長安,可因平陽侯?!惫獾猛跤蟪Z,馳使人語博。博知王意動,復遺王書曰:“博幸得肺腑,數進愚策,未見省察。北游燕、趙,欲循行郡國求幽隱之士,聞齊有駟先生者,善為《司馬兵法》,大將之材也,博得謁見,承間進問五帝、三王究竟要道,卓爾非世俗之所知。今邊境不安,天下騷動,微此人其莫能安也。又聞北海之瀕有賢人焉,累世不可逮,然難致也。得此二人而薦之,功亦不細矣。博愿馳西以此赴助漢急,無財幣以通顯之。趙王使謁者持牛、酒,黃金三十斤勞博,博不受;復使人愿尚女,聘金二百斤,博未許。會得光書云大王已遣光西,與博并力求朝。博自以棄捐,不意大王還意反義,結以朱顏,愿殺身報德。朝事何足言!大王誠賜咳唾,使得盡死,湯、禹所以成大功也。駟先生蓄積道術,書無不有,愿知大王所好,請得輒上?!蓖醯脮舱f,報博書曰:“子高乃幸左顧存恤,發心惻隱,顯至誠,納以嘉謀,語以至事,雖亦不敏,敢不諭意!今遣有司為子高償責二百萬?!?/p>

  是時,博女婿京房以明《易》陰陽得幸于上,數召見言事。自謂為石顯、五鹿充宗所排,謀不得用,數為博道之。博常欲誑耀淮陽王,即具記房諸所說災異及召見密語,持予淮陽王以為信驗,詐言:“已見中書令石君求朝,許以金五百斤。賢圣制事,蓋慮功而不計費。昔禹治鴻水,百姓罷勞,成功既立,萬世賴之。今聞陛下春秋未滿四十,發齒墮落,太子幼弱,佞人用事,陰陽不調,百姓疾疫饑饉死者且半,鴻水之害殆不過此。大王緒欲救世,將比功德,何可以忽?博已與大儒知道者為大王為便宜奏,陳安危,指災異,大王朝見,先口陳其意而后奏之,上必大說。事成功立,大王即有周、邵之名,邪臣散亡,公卿變節,功德亡比,而梁、趙之寵必歸大王,外家亦將富貴,何復望大王之金錢?”王喜說,報博書曰:“乃者詔下,止諸侯朝者,寡人憯然不知所出。子高素有顏、冉之資,臧武之智,子貢之辯,卞莊子之勇,兼此四者,世之所鮮。既開端緒,愿卒成之。求朝,義事也,奈何行金錢乎!”博報曰:“已許石君,須以成事?!蓖跻越鹞灏俳镉璨?。

  會房出為郡守,離左右,顯具有此事告之。房漏泄省中語,博兄弟詿誤諸侯王,誹謗政治,狡猾不道,皆下獄。有司奏請逮捕欽,上不忍致法,遣諫大夫王駿賜欽璽書曰:“皇帝問淮陽王。有司奏王,王舅張博數遺王書,非毀政治,謗訕天子,褒舉諸侯,稱引周、湯,以諂惑王,所言尤惡,悖逆無道。王不舉奏而多與金錢,報以好言,罪至不赦,朕惻焉不忍聞,為王傷之。推原厥本,不祥自博,惟王之心,匪同于兇。已詔有司勿治王事,遣諫大夫駿申諭朕意?!对姟凡辉坪??‘靖恭爾位,正直是與?!跗涿阒?!”

  駿諭指曰:“禮為諸侯制相朝聘之義,蓋以考禮一德,尊事天子也。且王不學《詩》乎?《詩》云:‘俾侯于魯,為周室輔?!裢蹙瞬颠z王書,所言悖逆。王幸受詔策,通經術,知諸侯名譽不當出竟。天子普覆,德布于朝,而恬有博言,多予金錢,與相報應,不忠莫大焉。故事,諸侯王獲罪京師,罪惡輕重,縱不伏誅,必蒙遷削貶黜之罪,未有但已者也。今圣主赦王之罪,又憐王失計忘本,為博所惑,加賜璽書,使諫大夫申諭至意,殷勤之恩,豈有量哉!博等所犯惡大,群下之所共攻,王法之所不赦也。自今以來,王毋復以博等累心,務與眾棄之?!洞呵铩分x,大能變改?!兑住吩弧栌冒酌?,無咎’,言臣子之道,改過自新,潔己以承上,然后免于咎也。王其留意慎戒,惟思所以悔過易行,塞重責,稱厚恩者。如此,則長有富貴,社稷安矣?!?/p>

  于是淮陽王欽免冠稽首謝曰:“奉藩無狀,過惡暴列,陛下不忍致法,加大恩,遣使者申諭道術守藩之義。伏念博罪惡尤深,當伏重誅。臣欽愿悉心自新,奉承詔策。頓首死罪?!?/p>

  京房及博兄弟三人皆棄市,妻子徙邊。

  至成帝即位,以淮陽王屬為叔父,敬寵之,異于它國。王上書自陳舅張博時事,頗為石顯等所侵,因為博家屬徙者求還。丞相、御史復劾欽:“前與博相遺私書,指意非諸侯王所宜,蒙恩勿治,事在赦前。不悔過而復稱引,自以為直,失藩臣禮,不敬?!鄙霞佣?,許王還徙者。

  三十六年薨。子文王玄嗣,二十六年薨。子縯嗣,王莽時絕。

  楚孝王囂,甘露二年立為定陶王,三年徙楚,成帝河平中入朝,時被疾,天子閔之,下詔曰:“蓋聞‘天地之性人為貴,人之行莫大于孝’。楚王囂素行孝順仁慈,之國以來二十余年,孅介之過未嘗聞,朕甚嘉之。今乃遭命,離于惡疾,夫子所痛,曰:‘蔑之,命矣夫!斯人也而有斯疾也!’朕甚閔焉。夫行純茂而不顯異,則有國者將何勖哉?《書》不云乎?‘用德章厥善?!裢醭?,詔與子男一人俱,其以廣戚縣戶四千三百封其子勛為廣戚侯?!泵髂?,囂薨。子懷王文嗣,一年薨,無子,絕。明年,成帝復立文弟平陸侯衍,是為思王。二十一年薨,子紆嗣,王莽時絕。

  初,成帝時又立紆弟景為定陶王。廣戚侯勛薨,謚曰煬侯,子顯嗣。平帝崩,無子,王莽立顯子嬰為孺子,奉平帝后。莽篡位,以嬰為定安公。漢既誅莽,更始時嬰在長安,平陵方望等頗知天文,以為更始必敗,嬰本統當立者也,共起兵將嬰至臨涇,立為天子。更始遣丞相李松擊破殺嬰云。

  東平思王宇,甘露二年立。元帝即位,就國。壯大,通奸犯法,上以至親貰弗罪,傅相連坐。

  久之,事太后,內不相得,太后上書言之,求守杜陵園。上于是遣太中大夫張子蟜奉璽書敕諭之,曰:“皇帝問東平王。蓋聞親親之恩莫重于孝,尊尊之義莫大于忠,故諸侯在位不驕以致孝道,制節謹度以冀天子,然后富貴不離于身,而社稷可保。今聞王自修有闕,本朝不和,流言紛紛,謗自內興,朕甚僣焉,為王懼之?!对姟凡辉坪??‘毋念爾祖,述修厥德,永言配命,自求多?!?。朕惟王之春秋方剛,忽于道德,意有所移,忠言未納,故臨遣太中大夫子蟜諭王朕意??鬃釉唬骸^而不改,是謂過矣?!跗渖钗┦胨贾?,無違朕意?!?/p>

  又特以璽書賜王太后,曰:“皇帝使諸吏宦者令承問東平王太后。朕有聞,王太后少加意焉。夫福善之門莫美于和睦,患咎之首莫大于內離。今東平王出襁褓之中而托于南面之位,以年齒方剛,涉學日寡,驁忽臣下,不自它于太后,以是之間,能無失禮義者,其唯圣人乎!傳曰:‘父為子隱,直在其中矣?!跆竺鞑齑艘?,不可不詳。閨門之內,母子之間,同氣異息,骨肉之恩,豈可忽哉!豈可忽哉!昔周公戒伯禽曰:‘故舊無大故,則不可棄也,毋求備于一人?!蛞怨逝f之恩,猶忍小惡,而況此乎!已遣使者諭王,王既悔過服罪,太后寬忍以貰之,后宜不敢。王太后強餐,止思念,慎疾自愛?!?/p>

  字慚俱,因使者頓首謝死罪,愿灑心自改。詔書又敕傅相曰:“夫人之性皆有五常,及其少長,耳目牽于耆欲,故五常銷而邪心作,情亂其性,利勝其義,而不失厥家者,未之有也。今王富于春秋,氣力勇武,獲師傅之教淺,加以少所聞見,自今以來,非《五經》之正術,敢以游獵非禮道王者,輒以名聞?!?/p>

  宇立二十年,元帝崩。宇謂中謁者信等曰:“漢大臣議天子少弱,未能治天下,以為我知文法,建欲使我輔佐天子。我見尚書晨夜極苦,使我為之,不能也。今暑熱,縣官年少,持服恐無處所,我危得之!”比至下,宇凡三哭,飲酒食肉,妻妾不離側。又姬朐臑故親幸,后疏遠,數嘆息呼天。宇聞,斥朐臑為家人子,掃除永巷,數笞擊之。朐臑私疏宇過失,數令家告之。宇覺知,絞殺朐臑。有司奏請逮捕,有詔削樊、亢父二縣。后三歲,天子詔有司曰:“蓋聞仁以親親,古之道也。前東平王有闕,有司請廢,朕不忍。又請削,朕不敢專。惟王之至親,未嘗忘于心。今聞王改行自新,尊修經術,親近仁人,非法之求,不以奸吏,朕甚嘉焉。傳不云乎?朝過夕改,君子與之。其復前所削縣如故?!?/p>

  后年來朝,上疏求諸子及《太史公書》,上以問大將軍王鳳,對曰:“臣聞諸侯朝聘,考文章,正法度,非禮不言。今東平王幸得來朝,不思制節謹度,以防危失,而求諸書,非朝聘之義也。諸子書或反經術,非圣人;或明鬼神,信物怪;《太史公書》有戰國縱橫權譎之謀,漢興之初謀臣奇策,天官災異,地形厄塞:皆不宜在諸侯王。不可予。不許之辭宜曰:‘《五經》圣人所制,萬事靡不畢載。王審樂道,傅相皆儒者,旦夕講誦,足以正身虞意。夫小辯破義,小道不通,致遠恐泥,皆不足以留意。諸益于經術者,不愛于王?!睂ψ?,天子如鳳言,遂不與。

  立三十三年薨,子煬王云嗣。哀帝時,無鹽危山土自起覆草,如馳道狀,又瓠山石轉立。云及后謁自之石所祭,治石象瓠山立石,束倍草,并祠之。建平三年,息夫躬、孫寵等共因幸臣董賢告之。是時,哀帝被疾,多所惡,事下有司,逮王、后謁下獄驗治,言使巫傅恭、婢合歡等祠祭詛祝上,為云求為天子。云又與知災異者高尚等指星宿,言上疾必不愈,云當得天下。石立,宣帝起之表也。有司請誅王,有詔廢徙房陵。云自殺,謁棄市。立十七年,國除。

  元始元年,王莽欲反哀帝政,白太皇太后,立云太子開明為東平王,又立思王孫成都為中山王。開明立三年,薨,無子。復立開明兄嚴鄉侯信子匡為東平王,奉開明后。王莽居攝,東郡太守翟義與嚴鄉侯信謀舉兵誅莽,立信為天子。兵敗,皆為莽所滅。

  中山哀王竟,初元二年立為清河王。三年,徙中山,以幼少未之國。建昭四年,薨邸,葬杜陵,無子,絕。太后歸居外家戎氏。

  孝元皇帝三男。王皇后生孝成帝,傅昭儀生定陶共王康,馮昭儀生中山孝王興。

  定陶共王康,永光三年立為濟陽王。八年,徙為山陽王。八年,徙定陶。王少而愛,長多材藝,習知音聲,上奇器之。母昭儀又幸,幾代皇后太子。語在《元后》及《史丹傳》。

  成帝即位,緣先帝意,厚遇異于它王。十九年薨,子欣嗣。十五年,成帝無子,征入為皇太子。上以太子奉大宗后,不得顧私親,乃立楚思王子景為定陶王,奉共王后。成帝崩,太子即位,是為孝哀帝。即位二年,追尊共王為共皇帝,置寢廟京師,序昭穆,儀如孝元帝。徙定陶王景為信都王云。

  中山孝王興,建昭二年立為信都王。十四年,徙中山。成帝之議立太子也,御史大夫孔光以為《尚書》有殷及王,兄終弟及,中山王元帝之子,宜為后。成帝以中山王不材,又兄弟,不得相入廟。外家王氏與趙昭儀皆欲用哀帝為太子,故遂立焉。上乃封孝王舅馮參為宜鄉侯,而益封孝王萬戶,以尉其意。三十年,薨,子衎嗣。七年,哀帝崩,無子,征中山王衎入即位,是為平帝。太皇太后以帝為成帝后,故立東平思王孫桃鄉頃侯子成都為中山王,奉孝王后。王莽時絕。

  贊曰:孝元之后,遍有天下,然而世絕于孫,豈非天哉!淮陽憲王于時諸侯為聰察矣,張博誘之,幾陷無道?!对姟吩啤柏澣藬☆悺?,古今一也。

譯文

  孝宣皇帝有五個兒子。注皇后生孝元帝,亟{蛆生淮陽憲王晝邀,衛使仔生楚孝王型囂,公孫侄伃生束乎思王劉主,戎侄伃生中山哀王窒爐。

  淮陽憲王劉欽,元康三年被立為王,他母親張使伃受到宣帝的寵愛?;艋屎蟊粡U后,皇帝想立張徒仔為皇后。時間長了,有戒于霍氏想害皇太子之事,就改變主意挑選后宮沒有兒子又為人謹慎的,于是立長陵人王健伃為皇后,讓她像母親一樣養育太子?;屎蟛槐粚檺?,很少和皇帝同房或見面,惟獨張健伃最受寵愛。而淮陽憲王長大了,喜好經書和法律,聰明有才能,宣帝很喜歡他。太子寬厚仁慈,喜好儒術,宣帝幾次贊賞憲王,說:“真是我的兒子呀!”常想立張健仔為皇后、憲王為太子,然而因為太子在平民生活中長大,宣帝年輕時依靠許氏,到即位時許后已經被害死,太子幼年失去母親,所以不忍心。時間長了,宣帝因為原丞相韋賢的兒子韋玄成假裝發狂把侯爵讓給兄長,以通曉經學和品行高尚,在朝廷中受到稱贊,就召見并封韋玄成為淮陽國中尉,想讓他感化教諭憲王,用謙讓的大臣輔佐他,從此太子的地位就穩固了。宣帝去世,元帝即位,就命令憲王到封國去。

  這時張便伃已經去世,憲王有外祖母,他的舅舅張博兄弟三人每年要到淮陽拜見母親,就會受到憲王的賞賜。后來憲王上書:請求遷徙外親家張氏到淮陽國,張博上書:希望留守祖墳,偏不遷徙。憲王怨恨他。后來張博到淮陽國,憲王賞賜給他的少了。張博說: “負債幾百萬。希望憲王為我償還?!睉椡醪淮饝?。張博告辭而去,派弟張光恐嚇憲王說他待祖母更為懈怠了,張博想上書給自己的母親請假回家。憲王就派人拿五十斤黃金送給張博。張博高興,回信感謝,用諂媚的話極度稱贊憲王,于是說:“當今朝廷中沒有賢臣,災變多次出現,很替朝廷寒。后來。百姓都將希望寄托在大王身上,大王為什么安安靜靜地,不請求入朝拜見,輔佐皇帝呢?”派弟張光幾次勸說憲王應聽從張博的計策,他自己到京師游說當權顯貴者替憲王請求朝見。憲王不采納他的意見。

  后來張光想去長安,辭別憲王之時,又說“愿意盡力和張博一起為大王請求入朝。大王即Et到長安,可以依靠平陽侯?!睆埞獾玫綉椡跸胝埱蟪姷脑?,派人飛馬前去告訴張博。張博知道憲王心思轉變,又送給憲王書信說:“張博有幸成為大王心腹,幾次進獻愚策,沒有引起您的注意。我北游燕趙等地,想巡行各地訪求隱居的士人,聽說齊國有個駟先生,通曉《司馬兵法》,是大將之才,張博曾經拜見他,趁機會前去詢問了五帝三王的統治要領,言談高明,不是世俗之人所能了解的?,F在邊境不安定,天下動蕩,除非這個人,其他人不能平定天下。我又聽說北海旁邊有個賢人,是幾世也不可多得的人才,然而難以招致。得到這兩個人才,將他們推薦給朝廷,功勞也就不小了。我愿意速西到長安以推薦這兩個人來救助漢室的危急,但沒有金錢來通達顯貴之人。趟王派謁者拿著牛和酒,黃金三十斤犒勞我,我不接受;又派人來求娶我的女兒,聘金二百斤,我沒有答應。正好收到張光的書信說大王已經派遣他西去長安,和我一起盡力請求朝見。我自認為大王已經捐棄此事,沒想到大王回心轉意,和氣地與我結交,我愿意以性命報答您的恩德。朝見的事何足掛齒!大王如果賜給我一點錢財,使我出死力辦事,這是湯禹所以成就大功業的道理。駟先生道術的修養高深,書籍無所不有,希望知道大王的愛好,能夠及時獻上?!睉椡跏盏綍藕芨吲d,給張博回信說:“幸虧子高你屈尊體恤,從內心裹發出的惻隱之情,顯示了極高的誠意,獻上好的計謀,把最重要的事告訴了我,我雖然不聰明,卻怎敢不理解你的心意!現在派有司替你償還二百萬的債務?!?/p>

  這時,張博的女婿京房因為明曉《易。陰陽》而得到皇帝的寵幸,幾次召見他討論國事。自以為是被石顯、五鹿充宗所排斥,計謀不被采用,屢次跟張博說這些事。張博常想誑騙淮陽王并向他炫耀,就全部記錄了京房所說的各次災異和皇帝召見他所說的秘密的話,拿給淮陽王當作憑據,騙他說“已經見到中書令石君請求朝見,許給他五百斤黃金。賢圣之人做事衹考慮功業而不計較費用。大禹治水之時,雖使百姓疲勞不堪,但成功之后,卻使老百姓千秋萬代受益?,F在聽說皇帝年齡不到四十,頭發牙齒已經脫落,太子年幼,佞臣專權,陰陽不調,百姓因疾病疫情饑荒死去的將近半數,洪水的危害也不過如此。大王準備拯救世人,將和古代圣王比較功德,怎么可以懈???我已經和博學而明道的大儒替大王見機上奏,陳述國家的安危之道,指明災異的危害,大王朝見時,先說明大意而后上奏摺,皇帝一定會很高興。事情成功,功業建立,大王就有了周公、邵公的名望,奸邪的大臣四散逃走,公卿們改變節操,功德無人可比,而皇帝對梁王、趙王的寵信一定會轉移于大王,我們外族也會富貴,怎能再指望大王的金錢?”憲王高興,給張博回信說:“過去詔書下達,禁止諸侯朝見,我痛感不知用什么計策好。子高你向來有顏淵、冉有的天資,臧武子之才智,子貢的辯才,卞莊子的勇武,兼有四者之長,舉世罕見。已經開了頭,希望能最終成事。請求朝見,是合理的事,怎么用金錢呢?”張博回信說:“已經答應石君,需要用它來成就此事?!睉椡跤梦灏俳稂S金給張博。

  正好京房出京任郡守,離開皇帝身邊,石顯知道了這件事的全部情況并告發了它。京房泄露了宮禁中的談話,張博兄弟誤導諸侯王,誹謗朝政,狡詐不軌,都被逮捕。有關部門上奏請求逮捕劉欽,皇上不忍心繩之以法,派諫大夫王駿賞賜劉欽璽印書信說:“皇帝告訴淮陽王。有關部門控告您,國舅張博多次給您書信,詆毀國政,譏謗皇帝,贊揚舉薦諸侯,稱述征引周公、商湯,來迷惑您,所說的尤其惡劣,忤逆無道。您不舉報他還經常給他金錢,給他好話以報答,罪遇到了不能赦免的地步,我傷心不忍聽到這件事,替您痛心于此。推求本原,不好的東西來自張博,您的用心,不同于兇惡的人。已經詔令有司不要治您的罪,派諫大夫王駿申明我的意思?!对娊洝凡皇钦f嗎?‘忠于你的職位,應當品行正直?!銊钛?!”

  王駿指點淮陽王說:“禮儀是諸侯制訂共同朝拜聘禮的儀式,所以成全禮節同心同德,尊敬地侍奉皇帝。況且王不是學習了《詩經》嗎?《詩經》說:‘使他在魯國當諸侯,作為周王室的藩輔。,現在王舅張博多次給您書信,所說的話都違背圣道。您幸好受到詔令的約束,明白經術,知道諸侯的名分不應當出境?;实鄱鞯缕帐?,仁德布及朝廷上下,而您安然接受張博的話,經常給他金錢,互相應答,不忠的罪過沒有比這更大的了。依舊例,諸侯王在京師犯罪,無論輕重,即使不被殺,也一定會受到流放、撤職、貶謫、廢黜等刑罰,沒有不作追究的?,F在圣明的君主赦免您的罪行,又憐惜您走錯路忘記本分,被張博所迷惑,賜予璽印書信,派諫大夫申明來意,皇上的大恩大德,怎么能夠估量呢!張博等人所犯的罪過嚴重,群臣一起攻擊他,是王法所不能赦免的。從今往后,您不要再因張博等憂心,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拋棄他?!洞呵铩分x,最重要的是能改過自新?!兑捉洝氛f‘祭祀用白茅,沒有遇錯’,是說臣子的正道,改過自新,純潔自身來輔佐皇帝,然后才能免于過錯。您要注意謹慎警戒,考慮怎樣悔過改變行為,彌補重大責任,稱述皇帝大恩。這樣,你個人就會長享富貴,國家也會安定無?!?/p>

  當時淮陽王劉欽摘下帽子叩頭謝罪說:“我沒有盡到諸侯王的職責,罪惡昭彰,陛下不忍心依法治罪,施以大恩,派使者申明道理和作諸侯的職責??紤]張博的罪惡尤其深重,應當處以極刑。臣劉欽愿意盡心地改過自新,恭敬地接受詔令。卑臣該死該死?!?/p>

  京房和張博兄弟三人都被斬棄市,妻子兒女流放到邊境。

  到成帝即位,因為淮陽王作為親屬是叔父,受到成帝敬重,遠在其他諸侯王之上?;搓柾跎蠒约宏愂鼍烁笍埐?,頗受石顯等人的欺負,所以為遭流放的張博的家屬請求回故鄉。丞相和御史大夫又彈劾淮陽王:“從前和張博互相私下通信,其意圖不是諸侯王應該有的,承蒙皇恩不予治罪,事情發生于赦免之前。他不悔過反而又引述往事,自以為正直,有失諸侯體統,犯不敬之罪?!被实蹍s恩準了淮陽王的請求,答應憲王遷回流放者。

  憲王在位三十六年薨。兒子文王劉玄繼位,在位二十六年去世。兒子劉縯繼承王位,到王莽時斷絕?!〕⑼鮿?,甘露二年被立為定陶王,三年之后改封于楚國。成帝河平年間入朝,當時有疾病,皇帝憐惜他,下詔說:“聽說‘天地間的生命人最為尊貴,人的行為中以孝順為最大,。楚王劉囂向來品行孝順仁慈,到封國以來二十余年,細微的過錯也沒有聽說過,我很欣賞他?,F在遭受厄運,身患重病,孑L夫子所痛惜,說:‘難過呀,命運啊,這樣的人也會有這樣的病嗎!’我很可惜他。他品行善良高尚而不顯得輿眾不同,那么諸侯們將怎樣受到勉勵呢?《尚書》不是說嗎?‘賞賜有德行的人以表彰他的善良。,現在是王朝正月,詔命孝王和他的一個兒子一起來上朝,以廣戚縣四千三百戶食邑封他的兒子劉勛為廣戚侯?!钡诙?,劉囂去世。兒子懷王劉文繼位,一年之后去世,沒有兒子,斷絕。第二年,成帝又立劉文的弟弟子陸侯劉衍,這是思王。在位二十一年去世,兒子劉紆繼位,到王莽時斷絕。

  當初,成帝時又立劉紆的弟弟劉景為定陶王。廣戚侯劉勛去世,謐號為煬侯,兒子劉顯繼位。平帝去世,沒有兒子,王莽立劉顯的兒子劉嬰為孺子,繼位平帝之后。王莽篡位,封劉嬰為定安公。漢朝誅殺王莽之后,更始年間劉嬰在長安,平陵人方望等人很明白天文歷象,認為更始皇帝一定會失敗,劉嬰是根據帝統應當立為皇帝的人,一起發兵把劉嬰帶到臨涇,立為皇帝。更始帝派丞相李松打敗他們殺了劉嬰。

  束平思王劉字,甘露二年立為王。元帝即位,前往封國。長大后,以勾結壞人而犯法,皇帝因為他是最親近的親屬而不予治罪,他的師傅和國相連坐。

  過了一些日子以后,思王侍奉太后,不合太后心意,太后上書說這件事,請求守衛杜陵園?;实塾谑桥汕蔡写蠓驈堊計深I璽書命令曉諭他,說:“皇帝告訴束平王。聽說親近親人的恩情沒有比孝順更重要的,尊敬尊貴的人的道理沒有比忠更大的,所以諸侯在位不驕傲以盡孝道,節制謹慎以輔佐天子,如此則可以永保富貴,國家安定?,F在聽說您自身修養有闕失,封國內部不和睦,流言紛紛出現,誹謗從內部產生,我很感痛惜,替您害怕?!对娊洝凡皇钦f嗎?‘思念你的祖宗,修養自己的道德,永遠遵循天命,自己祈求多福?!抑滥斞獨夥絼傊畷r,忽略了道德,心意有所偏移,沒有采納忠言,所以親命派遣太中大夫子嬌傳達給您我的意思??鬃诱f:‘有過錯不改正,這才是過錯。,您應當深思熟慮,不要違背我的意思?!?/p>

  又特意以璽書賜給王太后,說:“皇帝派諸吏宦者令承告東平王太后。我聽到一些事情,王太后稍微加以注意。福氣祥和的家庭沒有比和睦更美滿的,禍患錯誤的根源沒有比內部分裂更大的。東平王是由您一手養育成人也因此而居王位,加以年紀正當血氣方剛,學習的時間還少,輕慢大臣,和太后您的關系不同于他人,在這種情況下,能做到不失禮節的人,恐怕衹有圣人了吧!傳說: ‘父親替兒子隱瞞,正直就在其中了。,王太后明察這個意思,不可不周詳。家庭之內,母子之間,血脈相連聲息不同,骨肉的恩情,難道可以忽略嗎!難道可以忽略嗎!從前周公告誡伯禽說: ‘老朋友沒有大錯,就不可以拋棄,不要對一個人求全責備?!驗槭抢吓笥训亩髑?,還容忍他的小缺點,更何況是這樣的骨肉之情呢!我已經派使者告訴思王,他已經悔過服罪了,太后您寬厚容忍來緩和這件事,以后他應該不敢了。王太后您盡力吃飯,停止憂慮,慎重對待生病,自己保重?!?/p>

  劉宇慚愧恐懼,當著使者的面叩頭謝罪,愿意洗心革面,自己改過。詔書又命令思王的師傅和國相說: “人的天性都有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五種品德,當他長大,聽到的、見到的關系著嗜好欲望,所以五常消失之后而邪念產生,情欲擾亂他的本性,利欲戰勝他的道義之心,而不喪失自己的家園的,是沒有的?,F在思王年富力強,氣力勇猛威武,得到師傅的教誨很少,加以見聞少,從今以后,不是《五經》的正經學問,敢用游玩打獵等不守禮法的事告訴思王的,立即將他的名字上報?!?/p>

  劉宇在位二十年,元帝崩。劉宇對宮中謁者信等人說:“漢朝大臣議論天子年少,不能治理天下,認為我知道制度法律,建議由我輔佐天子。我見到尚書El夜勞苦,假使由我干這個工作,恐怕不能勝任?,F在天氣炎熱,天子年幼,守孝恐怕沒有地方,我險些得到皇位!”到元帝下葬時,劉宇一共哭了三次,喝酒吃肉,妻妾不離身邊。妃子朐脯原來受他寵幸,后來疏遠,

  常嘆息呼求上天。劉宇聽說這件事,廢朐騰為沒有地位的宮女,讓她打掃宮中小路,經常鞭打她。朐脯暗地裹分條記下劉宇的過失,幾次讓家人告發他。劉字發覺,就把朐腸絞死。有關部門上奏請求逮捕劉宇,皇帝下詔削去樊、亢父兩縣。之后三年,皇帝詔命有司說: “聽說仁政是親近自己的親人,這是古來的道理。從前東平王有過失,有關部門請求廢黜他,我不忍心。又請求削減封國,我不敢專斷,因為他是最親近的親人,從沒有忘懷?,F在聽說他悔過自新,尊重修行經術,和仁德的人親近,非法的要求,不求官吏,我感到欣慰。傳不是說嗎?朝過夕改,君子贊之?;謴蛷那跋魅サ姆饪h如故?!?/p>

  后年朝見,上疏請求賜予諸子之書和《史記》,皇帝拿這件事向大將軍王鳳詢問,回答說:“我聽說諸侯上朝征聘,研究文章,勘正法令制度,不合禮節的不說?,F在東平王有幸來朝見,不去考慮節制謹慎,以防過失,而索要書籍,不是朝聘的道理。諸子之書有些反對經術,誣蠛圣人,有些記錄鬼神,信奉異物怪象; 《史記》中有戰國縱橫權力詭譎的謀略,漢朝剛剛興起時謀臣奇詭的計策,天象災變,地勢險要:都不適合給諸侯王。不可以給他。不同意的托辭應該說:‘《五經》是圣人制作的,萬事萬物沒有不記載的。王確實樂于正道,師傅國相都是儒生,早晚講習誦讀,足以端正行為愉悅心情。小詭計破壞大義,小道理不通達,恐怕會影響遠大事業,都不足以留意。那些對經術有益處的,對王不加吝惜?!薄f的話被上奏,皇帝聽從王鳳的話,就不給思王。

  束平思王在位三十三年去世,兒子煬王劉云繼位。哀帝時,無鹽危山的地面自行鼓起,上面長滿了草,像馳道的形狀,又在瓠山的石頭轉側起立。劉云和王后謁親自到石頭那兒祭祀,把一個石頭雕成瓠山的石頭那樣,用束倍草作神,一并祭祀。建平三年,息夫躬、孫寵等人一起依靠得到寵幸的大臣董賢告發這件事。這時,哀帝有病,對許多事感到厭惡,將此事交給有關部門,逮捕煬王和王后謁下獄審問,說派巫師傅恭、婢女合歡等人祭祀時詛?;实?,替劉云祈求當皇帝。劉云又和知道災異的人高尚等觀察星宿,說皇帝的病一定不會痊愈,劉云應該得到天下。石頭起立,是宣帝興起的象征。有關部門請求誅殺煬王,皇帝下詔將他廢黜遷到房陵。劉云自殺,謁被處死棄尸街市。在位十七年,封國被除。

  元始元年,王莽想改變哀帝的做法,上奏太皇太后,立劉云的太子劉開明為東平王,又立思王的孫子劉成都為中山王。劉開明在位三年,去世,沒有兒子。又立劉開明的兄長嚴鄉侯劉信的兒子型匡為塞堊王,繼承劉題塱之后。王菱任攝政的職位,塞蹙太守翌盞和壘塑堡型值謀劃發兵誅殺玉菱,立型值為天子。兵敗,都被王菱所滅。

  中山哀王劉童,扭五二年被立為清河王,三年之后,遷到中山,因為年幼沒有到封國去。建昭四年,在官邸去世,葬在杜陵,沒有兒子,斷絕。太后回去住在外戚家戎氏。

  孝元皇帝有三個兒子。王皇后生孝成帝,傅昭儀生定陶共王劉康,馮昭儀生中山孝王劉興。

  定陶共王劉康,永光三年立為濟陽王。八年之后,遷為山陽王。又過八年,遷到定陶。定陶共王年少時被元帝所鐘愛,長大后多才多藝,熟悉音樂,皇帝非常器重他。他的母親傅昭儀又受到寵幸,幾乎代替皇后太子。事情記錄在《元后》和《史丹傳》中。

  成帝即位后,遵守先帝之意,對定陶共王的待遇仍然不同于其他諸王。在位十九年去世,兒子劉欣繼位。即位十五年后,成帝沒有兒子,征召入宮作皇太子?;实垡驗樘右畲笞谥?,不能衹顧私家親戚,就立楚思王的兒子劉景為定陶王,繼承共王之后。成帝去世,太子即位,就是孝哀帝。即位兩年,追尊共王為共皇,把寢廟置于京師,排昭穆順序時,禮儀和孝元帝一樣。改定陶王景為信都王。

  中山孝王劉興,建昭二年被立為信都王。十四年之后,遷為中山王,成帝商議立太子時,御史大夫孔光認為《尚書》有殷朝滅亡的教訓,繼承王位,兄長死了弟弟繼位,中山王是元帝的兒子,應為后一個皇帝。成帝認為中山王沒有才能,又是兄弟,不能一起進入宗廟。外戚王氏和趙昭儀都想讓哀帝當太子,所以就立了他?;实劬头庑⑼醯木烁格T參為宜鄉侯,而且又加封給孝王萬戶,以表示安慰。在位三十年,去世。兒子劉衍繼位。在位七年,哀帝去世,沒有兒子,征召中山王劉術入宮即位,就是平帝。太皇太后認為皇帝是成帝的后代,所以立束平思王的孫子桃鄉頃侯的兒子劉成都為中山王,繼承在孝王之后。王莽時斷絕。

  贊曰:孝元皇帝的后代,廣有天下,然而在孫子一代就斷了后嗣,難道不是天意嗎!淮陽憲玉在當時的諸侯中是聰明的了,趔[引誘他,幾乎陷于無道的境地?!对娊洝氛f“貪婪者是害群之馬”,古今都是如此。

參考資料:佚名.道客巴巴.http://www.doc88.com/p-676304097845.html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以晴文學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名句分類

熱門名句

熱門詩詞

熱門成語

更多名句

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